当前位置: 主页 > 我评百科

兰州城市内部空间结构(兰州城市“公共空间”之殇)

  • 我评百科
  • 2022-09-24
  • 佚名

如果一个城市的公共空间欢迎我们,那就代表着这个城市欢迎我们。

如今,城市的公共空间就是一个城市品牌价值的表达与这个城市真实竞争力的表现。在兰州,谈及公共空间必然绕不开东方红广场。

东方红,太阳升,它诞生于宏大的历史背景下,七十年时间里见证了无数丝路辉煌和兰州的沸腾时刻。

1952年,东方红广场在原小广场基础上初拓,1968年改建并被正式命名的,后又经过数次大的改建扩建。

1981年开始的改造、整修,增添了假山、喷泉及许多树木花卉。

1993年广场进行了再次扩建,拓建了东方红地下商业娱乐城,它集购物、娱乐、餐饮及其他服务于一体,既为广场增添了现代商业气息,又方便了纳凉休憩及周边居民的购物。

1999年3月,东方红广场又开始了上世纪末最后一次改建、扩建。这次改扩建蓝图是经充分考虑采纳广大兰州市民的各项合理化建议后而设计的,集游览观光、休闲、文化娱乐等功能于一体,较浓地体现了“环保特色”、“人文特色”。

1999年8月15日竣工开放的东方红广场,青草碧绿,树木苍翠。改造后的广场面积9万多平,比原广场扩大了近两倍,绿化面积占广场总面积的40.31%。

很长一段时间里,东方红广场的鸽子稠的像这座城市的人一样,数都数不过来。

广场、绿荫、鸽子,还有市民和游客的欢声笑语。过去,旅人们到了兰州,不在这个被称为兰州“城市会客厅”的东方红广场上喂喂鸽子,合影留念,旅途就算不得完整。

直至2019年2月24日,东方红广场新一轮改造拉大幕拉开。此次广场改造根据大型集会功能定位进行了规划,结合轨道交通接驳、商业氛围、整体环境进行综合整治,2021年1月部分区域恢复开放。

改造后的广场更加开阔和整洁了,但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不少市民调侃这次改造成了东方红光场,改造后虽然面积更大更干净了,但是喷泉,花坛,喂鸽子的场所都没了。没椅子没树没人,没了以往的烟火气。

城市的公共空间,永远服务于人,这是毫无疑问的。

所有的城市公共空间都是“公民空间”,如果缺少民众的参与,就很难保证城市空间的公共性。

但是改造后的东方红广场有了新的定位,公园是公园、广场是广场,各自承担着不同的功能。很多市民之所以愤懑,本质的原因,还是我们的城市,以人为本的公共空间太少了。

雁滩为例,雕塑公园一直在纸上谈兵,没什么动静,千亩湿地公园土地最终也变成了住宅,高楼已经拔地而起了。像这样,至于规划阶段的公园项目简直不要太多了。

城市可休闲的公共空间紧张,自然就像唐僧肉一样抢手,公园里甩鞭子的大爷、跳广场舞的阿姨、还有踢球的孩子、遛狗的年轻人,谁也不服谁。

甚至很多时候,演变成了群体矛盾,老年人和年轻人互相对抗。

年轻人抱怨老人起得早,噪音大,攻占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老年人倚老卖老得寸进尺,舆论相继讨伐对抗的双方,当然,也效果甚微。。

本质上这并不仅仅是个体或者群体的错误。我们的城市,公共空间早已被各功能区覆盖,剩下为数不多的又并不专属于老年人或者年轻人某一个特定的群体。

篮球场属于少年,广场、公园为大众共享,被机动车道占据的马路更没有适合行人暴走的空间,而原本属于老年人的活动中心数量少且内容单一。

供需失衡才是最大的问题,接下来我们还要面临一个老龄化程度持续加深的阶段,这种矛盾只会越来越多。

事实上,兰州拥有中国公园数量最密集的河岸,黄河风情线。但是除了天生丽质的安宁区,兰州人能满足下了楼就是公园这个条件的环境,少之又少。

十三五期间,兰州市共新增了小游园、小广场、小绿地,近八十余处。按照规划,2021年至2023年期间,兰州市计划每年新建改造特色城市小游园、小绿地、小广场20个,3年新建改建60个,达到“300米见绿、500米见园”的效果。

不管是规划,还是现状,我们在城市拥有的公共空间几乎是见缝插针似的在弥补。

比如西固区,今年要投资一千多万新建四座小游园,分别是绿地全球贸易港小游园、北站小游园、杏胡台小游园、牌坊路小游园,原本计划在7月下旬开工,两个月完成,结果一场疫情……

安宁区年初也提出预计今年完成6处小游园,将现有23处游园公园进行补植;七里河也在马滩等地规划及兴建了一批小游园。

城关区也锁定了一批口袋公园的建设地,包括光辉布料市场小游园、九州915号路小游园、兰大北门至省人民医院段南北两侧兰州大学小游园、五里铺小学东侧鱼池口小游园、和政西街东口铁设小游园;改建焦家湾东路东岗小游园、中央广场小游园等。

但目前,我们距离300米见绿、500米见园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距离。

尤其是,近三年的疫情冲击,人口集中、高度聚集的城市对于开放的公共空间需求在上升。很多人大概都有相同的感受,高密度下的城市生活弊端越来越明显。

相比较把人们都聚集在盒子商业中,更开放的公园或是体验式的街区商业,显然更符合当下的需求。

历史上,每一次大范围扩散的疫情,都会倒逼人们对城市规划和设计进行重新思考。

就像鼠疫让欧洲重新注重街道卫生和污物收集;18-19世纪的霍乱流行让城市开始引进现代卫生系统;为防止工业化期间欧洲人满为患的呼吸道疾病,建筑行业逐渐引入了围绕光线和空气的住房法规……

2020年至今,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已累及诸多城市,疫情引发的连锁反应是巨大的。

一方面,公共卫生、人群管理、智慧检测、医疗健康等板块引来了人们的强烈关注;另一方面,城市规划与管理、公共交通组织、公共空间精细化等方面也被重新审视。

所谓城市,是市民社会的同义词,是一个公共生活空间,具有约定俗成的公共空间秩序;是一个人人都应该、而且可以自由参与社会事务的邻里社会;是人的公共生活需求得到最大满足的地域生活共同体。

这是城市的本源和本质,当然也是城市的理想与未来。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