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我评百科

冷案第一案(「品案」冷案(二))

  • 我评百科
  • 2022-09-24
  • 佚名

品 案

法律发展的历程,既是见证人类发展的社会历程,更是见证法官坚信法治、坚守正义的心路历程。法官在裁判中叙述着他人的故事,同时更是在讲述着自己对法律的理解和对正义的守护。在全国上下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特殊时期,我们开设“品案”专栏,聆听法官们用自己的视角、笔触和真情讲述一个个案件背后的故事,希冀通过一个个有温度的故事温暖你我。

“品案”,是翻开一本本厚重的卷宗,回首那些承载着梦想和努力的岁月;“品案”,是沏上一杯热茶,用灵动的笔尖和一个个故人、一幕幕过往展开一段时空的对话;“品案”,更是用尚未磨灭的激情和热忱向那些曾经坚守的、还在坚持的、永远坚信的理想和信念宣誓致敬!

请您细品

冷案(二)

泰州中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纪阿林

1989年1月30日,农历的腊月二十三,泰县叶甸乡仓南八队的李虎宝家晚上被盗窃,失窃一块金砖、一桶豆油、一副银镯头等物。失窃金砖在当时是很大的案子了,1月31日上午一上班接到派出所报告后,我和技术员申礼鹏就赶去勘查现场。那时交通不便,要从县城姜堰乘公共汽车到泰州,再从泰州坐客班轮船到叶甸乡政府所在地,乡政府用小轮船送我们到仓场,下午近六时才到仓场。

李虎宝家前面有一个多年未用的生产队仓库,里面堆满稻草,周围紧邻没有什么人家。西边有条小路通往马庄乡张林村和棉场村,路西就是一条小河,东面是麦田。家住三间瓦屋,房间在东面,金砖放在东房五斗橱抽屉里。现场勘查中从五斗橱中间抽屉面上发现并提取了一枚指纹。经工作排除失主家人所留,应系犯罪分子所留。经分析,系右手拇指所留,符合作案时拉抽屉时留下的。

勘查好现场已近晚上九时。李虎宝家住在野田里,不在庄上,我们回到庄上吃好晚饭已近十时。

庄上就是仓场庄。相传这里原名顾家墩,汉高祖刘邦封侄儿刘濞为吴王,驻在现在的扬州。吴王派人在下河地区收集稻米,由于地势较高在这里建粮仓,命名为海陵仓。海陵由此而得名,所以有一说:先有海陵仓,后有海陵城。元末农民起义将领张士诚也在此建粮仓,后来明太祖朱元璋将海陵仓改名为仓场庄。成立人民公社时这里分成仓南、仓北、仓西等几个大队。

我是第一次到仓场破案,但刚参加工作便听说过仓场。那是听说时任姜堰公社供销主任葛启仁五十年代在泰州县公安局治安股做侦察员时到仓场破一个放火案,他把几个大队的人集中在仓场庙前的晒场上,站在方桌上讲了一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然后宣布:“放火的留下来,其他人都走。”结果大家都走了,剩下一个人坐在场上。干部问他为什么留下来,他说:“刚才公安人员叫我留下来的。”案件就破了。估计一方面是党的政策的感召,另一方面可能也由于老葛的威名。据说老葛破案还是有一套的,一段时间流传着“不怕鬼不怕神,就怕葛启仁”。由于当时刑事技术没有发展到今天这样,建国后那第一批老公安破案用计用谋比较多。文革期间“砸碎烂公检法”,这批老公安基本调出。军管结束后,一部分人陆续回来,也有一些老同志,如工商局的王所长、姜堰镇的孙科长等就没有再回公安。已回公安的一些老同志,如李文和(预审股长)、朱万里(老刑侦股长)、杨克仁(老刑侦)、王佩云(刑侦股内勤)等,在1978年检察院重建时调到检察机关。

我们这次破案可就没有老前辈那么顺利了。我和申礼鹏勘查好现场后就留下破案。庄上的小偷通过比对指纹全排除了。大年二十八,仓西村拉鱼,有条铜头鱼钻破网落在船仓里,村长拿去红烧。村长与派出所长杨宏铨是朋友,喊我们一起去品尝。铜头鱼,学名叫“鳡鱼”,肉质十分细腻,味道很鲜美。这是我第一次吃铜头鱼,用汤匙敲鱼头,还真当当响。

在仓场工作到大年三十的早上,村干部和群众都要过年,叶甸派出所就用乡政府的船把我们送到溱潼。从溱潼坐车回县城,到家时已是大年三十中午,看到人家过年的东西全准备好,而我只有手上拎的叶甸派出所杨宏铨所长送的十斤鱼和一条云烟,看着妻子抱着未满周岁的儿子,眼泪都快掉下来。我赶紧上街买东西,回来再打扫卫生。

过年后,正月初六正式上班,我带着侦察员帅高升又来仓场破案。经过派出所时,我送了一瓶泸州老窑和一瓶五粮液给杨所长。

到仓场的第二天就下雪,那年的雪特别大。我和帅高升、派出所副所长徐汉邦、民警沈久红四个人从相邻的马庄乡张林村排查后回仓场。在路上已近晚上七时,无法跑到仓场庄上,徐所长只好把我们带到住在野田里的叶甸乡政府退休老干部王老家中。王老一人在家,家里人到了在泰州城里工作的儿子那里。王老见我们浑身是雪,忙用毛巾替我们掸雪。他用家里的咸鱼、咸肉、豆腐干、炒青菜等所有能拿得出来的东西招待我们,沈久红帮助烧火做饭、烧开水,我们其他人就剥花生。一会儿几样菜就上了桌,已吃过晚饭的王老说:“我陪你们喝几杯酒。喝酒好,现在能暖身子,省钱又省粮。”王老拿来大碗,每人倒上一大碗高粮酒。我那时量特大,能喝一斤,一大碗酒二口就干了。王老特高兴,说:“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县里来的,到乡下能吃苦,不怕挨搞(受累),又特别豪爽能喝酒。我们今晚一醉方休。”我当晚喝了三碗。睡觉时也没洗脚,但上床时穿的内有乌拉草的东北棉鞋竟然冻得脱不下来,还是徐汉邦帮助脱的。那天我们四人全睡在王老家东房那张铺有厚厚稻草的大床上。第二天早上的雪竟有近一尺深。

案子侦查了近三个月,没有破。中途,把侦查范围扩到江都县吴堡乡、兴化周庄镇和边城镇,排查了近千人,比对了几百枚指纹,没有找到犯罪分子。为了怕技术员比对失误,我自已对指纹复核了三遍。时间一长(在仓场一周后),为了节约办案经费,从村里的私人旅馆里搬到在仓场的乡农具厂(全县唯一的不在乡政府所在地的农具厂)二楼办公室里住,代伙在农具厂食堂。有时派出所杨所长从乡里带点韭菜、晕鸡蛋(叶甸人叫“喜蛋”)、晕野鸭蛋等来改善伙食,有次他把我送他的两瓶酒带来喝了。也有时几个人跟随徐汉邦所长到他在信用社工作的亲戚吴亚平家吃饭。

在江都县吴堡乡串并案,我认识了当时的江都县公安局刑警队技术员后任的江都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马长旺,他就是吴堡人,公安专科学校毕业,给人一见面就是精明的样子。我们在江都吴堡工作了近十天。二个多月后,马长旺一枪在全省公安机关成了名。那是1989年5月的一天,马长旺到扬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出差,路遇歹徒持刀具和枪支在闹市区滋事,开枪打伤4位民警和无辜群众,而第一批到场的民警身上没有带枪,情势万分危急。马长旺和我一样平时是枪不离身的,他这次出差身上还带着枪,正好派上用场,他上去一脚踢开门,一枪将歹徒击毙。

由于案件久侦未破,心情不是太好。晚饭后经常从住的楼上走到仓场祖庙前的晒场上散步,所以对那里格外熟悉。

到1989年4月由于发现有人走私鳗鱼苗,我回姜堰侦办那起大案。刚办好,准备再回仓场,这时(4月19日)沈高河横村境内姜溱河里发现一具身绑大铁锚的男尸,系他杀。潘局长叫我做专案组长,侦查了整整一个月才找到尸源,从盐城市东台市广山乡豆介村将杀人犯抓获。但就没有再回仓场破金砖被窃案。

1993年4月19日夜间,马庄乡垛北村一户农民家彩色电视被盗。4月20日,派出所民警周正保、熊文武、王学林在走访中得知有一人带电视上了去泰州的轮船。他们赶到泰州,发现那人从轮船码头去了西汽车站。再继续访问,车站提供有一个人扛着电视上了去上海的班车。县局刑警队与上海警方联系,4月21日犯罪嫌疑人一下车就被车站派出所抓获。

4月23日早上,扬州市公安局通知泰县、高邮、宝应泰州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刑警队长到兴化市公安局参加兴化卤汀河杀人沉尸案的侦破会议。

我和刑警队童东兴队长参加了会议。在兴化市公安局,扬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王全龙大队长向我们介绍,1993年4月21日下午17时兴化陈堡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卤汀河宁乡村河段发现一具男性尸,无上肢。经对现场初步勘查和法医检验,死亡时间应距检验时间七天左右,男尸年约40岁左右,身高约1米63左右,这应当是一起凶杀案。会议要求各县市公安机关:一要查找死者身源,主要从失踪的船民中查找;二要开展排查,重点排查流窜在水上作案的人员;三要布控查赃,犯罪分子可能抢劫了死者船只,要查找出售船只的人员或停泊的可疑船只。正在开会中,兴化市公安局又接卤汀河里又发现一具女尸。

当天中午在兴化市公安局东边的小饭店吃好中饭,我和童队长就立即回到姜堰开会落实兴化会议精神。把工作部署结束,来到治安股朱月海股长办公室研究水上布控,马庄派出所民警周正保和熊文武进来告诉我:偷马庄彩电的犯罪嫌疑人刚从上海带回,此人是兴化市边城镇东二村的盗窃惯犯徐某根,祖籍叶乡陈庄,招婿在边城,1982年曾因盗窃被兴化法院判刑五年,1989年下半年因盗窃被劳教三年。他们将呈请拘留报告书送给我审批。我一看审讯笔录,突然发现笔录下面签名捺的指纹与金砖被窃案上五斗橱抽屉面上的指纹一样,都是环形斗,而且中心花纹也是连续三个完整的环,旁边还有三个分支和小棒的位置也一样。我一拍桌子:“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叶甸仓场金砖被盗案破啦。”在场的人都大惊:“纪局,你凭什么?”我说:“指纹一样!”他们说:“怎么可能?指纹是要比对的呀!” 朱股长说:“我知道你记性好,但不可能记住指纹特征。”我说:“这个案件在我手上没破,一直是心事,我把指纹特征熟记于心了,而且这几个特征又特殊。快去叫马如军(技术员)调指纹档案再比对一下。”技术人员一鉴定,金砖被窃案的现场指纹为这个惯犯所留。徐某根立即做了交代。

左为现场指纹,右为徐某根右手拇指指纹

我们当年就住在这座楼上近三个月

楼上右边一间是我们当年住宿的房间

2008年3月1日我和刑警支队金小军支队长(右)、李宏明支队长(左,现泰州市看守所长)再回叶甸农具厂

古海陵仓遗址

古海陵仓遗址纪念碑

久侦未破的叶甸仓场金砖盗窃案破获了,但兴化沉尸案好多年未破。

1993年4月23日上午10时又有群众在周庄乡邬牛村西闸口向南约150米处的卤汀河东河边发现一具女尸,该女尸胸部以上,腰部以下用麻袋裹套,腰部还绑有内装泥土的水泥袋。4月24日9时许,在卤汀河邬牛村段发现一只手臂,后经打捞又发现四件衣服套着一只手臂,四件衣服由外向内是深蓝色中山装、豆沙色对襟毛线衣、杂色毛线扣子衫、灰底淡青色条格的确良衬衫。法医检验认定两手臂是4月21日发现的男尸的,应为螺旋桨切削所致。女尸是被他人用钝器打击颅脑致死后,套入麻袋再绑上泥袋抛入河中,女尸死亡时间距检验时间为七天左右,打击工具应是金属类钝器。根据现场勘查和访问,分析两死者应为船民,可能是夫妻俩,所以并案侦查。5月3日泰州市泰东乡花园村发现一只来历不明的船只,经勘查这条船为新的60吨水泥船,两台12型柴油机带双浆,船上发现与套尸体的一致的“大运河牌水泥……”麻袋等,并发现多枚指纹。

当年,通过船只找到了船主是盐城市射阳县阜余人,并经过船主的家人辨认船和上面的物品是船主的、衣服是船主的衣服、死者就是船主夫妇。

船主袁某某 男 殁年38岁,妻子陈某某 殁年36岁,一直搞大船运输,为射阳盐业公司运盐。1993年初将原来的30吨大船卖掉后,当年3月18日(正月二十六)又在盐城水泥厂用27080元买了一条60吨的大船。陈某某曾在1993年3月初回家装木料到盐城装船篷。

当年在现场走访中也有群众反映:1993年4月20日左右,曾有一条60吨大船停(搁浅)在东岸几天,船上有一个40岁左右的和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技术上也对水泥袋里的泥土进行了分析,泥土与卤汀河边的土质一样。扬州市公安局和兴化市公安局做了大量工作。

尽管长期未破案,兴化市也从扬州转而隶属泰州,局长、分管局长、刑警队长也换了一任又任,但他们始终没有放弃侦查工作。

2000年兴化市公安局将现场指纹录入省公安厅建立的指纹信息系统,2017年5月省公安厅指纹库比对上盐城亭湖区徐某华。经侦查徐某华与其兄徐某贵有重大作案嫌疑。6月28日、29日公安机关先后抓获徐某贵(1955年生)和徐某华(1965年生)。

两人交代:1992年徐某贵因办窑厂欠债,后做螃蟹生意又亏了。1993年4月兄弟俩先商量偷船,感到不便。后哥哥提出抢船并劝他人参加未果,再与弟弟商量买两个锤子,找个夫妻俩开的新船,把人杀掉抢船到江南搞运输。两人买了奶头锤和羊角锤各一把,找到正在装修的船主,说要到秦南镇(属盐都县)装吊塔,谈好1500元,先交定金500元。到达秦南后叫船主继续向西开,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动手,男船主警觉后不肯开,哥哥向弟弟挤眼,先后将男船主、女船主砸死,为防不死又用绳索将两人捆起来。到兴化境内上岸买绳子、蛇皮袋。后向南开,晚上靠岸挖泥土装在蛇皮袋内,上船把尸体装进麻袋,开一段抛一个。后来在周庄乡周西村河段搁浅,几天后才开动。船开到江闸口,怕被查就把船向东开到一个村庄旁边河里。两人先后逃回盐城再逃往他乡。

经比对,哥哥指纹也与现场遗留的其他指纹一致。

2017年9月19日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决定对徐氏兄弟予以核准追诉。

2018年泰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徐氏两兄弟犯抢劫罪向泰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8年3月13日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徐某贵死刑、以抢劫罪判处徐某华无期徒刑。两个作案时一个38岁一个28岁,如今都已年过半百,二十四年后终究落入了法网。

佛家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无量寿经》上有“恶人行恶,从苦入苦,从冥入冥”。也有人说:“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唯心主义的。但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五大范畴中也论述到原因与结果,认为因果关系作为客观现象之间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它是客观存在的,并不以人们主观意志为转移,也就是说因果关系是具有客观性的。这是唯物主义的。作案犯罪,在现场上总要留痕,企图去痕,又要留下新痕;来去无法隐身遁形,肯定现影留迹。侦查破案,过去靠人工作业,大脑记忆,分析判断;现在电脑贮存,海量数据,计算上云。以前交通不便,孤岛信息;如今互联互通,瞬间比对。就连历经四十年从警,二十年刑侦,十八年厅长的原内蒙古政协副主席赵黎平杀人焚尸埋尸,也在作案后几小时就被抓获归案。所以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犯罪的人终究逃脱不了法律的惩处!

编辑:

来源:交汇点新闻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