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我评百科

借两万元的那个人走了要还吗(借两万元的那个人走了)

  • 我评百科
  • 2022-09-23
  • 佚名
谨以此文献给我突然去世的好友和为了生活劳苦而奔波的人们

得知好友突然去世的消息,说实话打死我都不会相信自己的耳朵。惊恐之余,不是因为担心他借的两万元没有还,而是觉得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他是缘于一场车祸。一场惨不忍睹的车祸,夺去了一个为人热情大方,为生活奔波,永不停歇,年龄被定格在56岁男人的生命。他虽然悄无声无息地走了,但从与他短暂的交往中,留给我的哪些比金钱可贵的品质,让我肃然起敬,无不令人佩服。

我们虽然是一个地方上的人,但相距仅仅10公里的路程。以前从未谋面,也不曾相识。

如今的网络时代,有一款人人喜欢的软件通过声音的传播从此让我们成为朋友。这才有了在他生活处于极度紧张的时候借钱帮他一事。谁知事过一年,当他生活逐渐步入正轨的时候,他却离开了这个让他充满希望,口出狂言想挣一百万的世界,而且是带着遗憾而去......

大家知道前两年,当K歌流行的时候。生活虽然让我们各奔东西,但缘于喜欢,K歌则成了我们相同的爱好。在相互祝福的时候,才得知我们不但是老乡,还是一个县两个乡的邻居,而且相距只有10公里的路程,就越加显得亲切。虽然那时的他们一家在新疆,我们一家在西安。一次次的点赞,一次次的问候,到后来在老家相见,从此让我们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他弟兄5个,姊妹6个,都已成家分开过。他是老大,今年56岁。为了生活,他带着老婆和孩子在新疆某煤矿呆了20年。凭着下苦力,靠挖煤也积攒了点钱。听说单位也为其分了房子,市值20万左右。两年前他在K歌上说,由于煤矿包给外国人了。他们正在处于过渡时期,正在清算手续。等一切办妥就回老家。为此他还专门建了一个K歌微信家乡群,一有时间互相送去问侯。

事说不久便得知他已结束了在新疆的挖煤生活,说是厂里手续还算办得顺利,他们的离职,也得到了相应的补偿,只是房子的交接手续时至今日仍然没有拿到补偿款。他时常在微信群里毫不忌讳的直言,他是靠钻煤矿挣钱的,挣的是辛苦钱。唯独的一点是喜欢闲了的时候唱唱歌,放松放松。他在群里常说的一句话是“别看我在K歌里活的这么潇洒,其实我的生活充满艰辛,别看我现在住的是洋楼,我下的苦比你们谁都多,我别无特长,唯独的一点就是喜欢唱歌,但愿我的歌声在能拂去我那疲惫心声的同时,能给大家带来快乐,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他的歌声充满希望,声音浑亮,多以老歌为主,也深受同龄人的喜欢。为此他还被平台定为西北k歌榜第一的标签,无人能超越。为此在K歌上获得了好的声誊。也收获了一定的粉丝,有婧男,美女,包括喜欢唱歌的老婆。

事隔不久,大概是2019年的的夏天。他说他已回老家了,在外面呆了20年回家也没个地方住,正在老家建房子。而且还拍了视频发到群里让大家看,并告诉大家等房子修好了来家中做客,规模挺大的,说是想盖个二层楼房,辛苦了一辈子,好让一家人有个安身之地。

后来,可能是出于男人死要面子的本性。他私下问老婆说,房子马上完工能不能给他暂借一万过渡一下,好让他先把工人的工资开了,等他的房子补偿款下来了还我们。还说要不是他儿子刚从别人手里六万元在河北接了个饭店,他也就没这么紧张了,也就不会向我们开这个口。

当老婆给我提及此事的时候,说实话,给未曾谋面的网友借钱怎能叫我一点不担心呢?一万元对于当时的我们一家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但听老婆说我的一同学也在群里曾告诉她,前两年外出做生意手里没钱,也是因为在K歌里相识,他向我的这位朋友试探着问了一下,人家毫不犹豫地通过微信给他转了三万,如今已经三年了吧。当时也是没见过面,人家现在建房他前几天刚还了。同学说人没问题,都是一个地方上的,更何况人家在家里建房呢,俗话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

听同学这么一说,我便不假思索地答应借给他一万。事后他为了感谢我们,便将老家有名的烧鸡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给还在西安打工的我们一家寄了两只,以表感谢我们的相助之恩。不过这一万元时间不长人家就还了。

听说房子建好之后还特意宰牛举行了典礼,用我们回族人的话说,就是请阿訇念经保平安。当时在家的网友们也前去参加并随了礼金。当然老婆以她的名义也给他随了500元的礼。事发之后老婆还通过快手发现在本月的17号的晚上,朋友在自家院子里还拿出礼簿发快手翻看着帐簿,看来他心里还惦记着这一份迟早准备要还的人情礼簿......

2020年的夏天,我和老婆回老家了一趟,在他的邀请之下,我俩还特意去参观了一下他的新家。

我们同是一个县城,两个乡的人,对其所在地方也不陌生,当我和老婆搭了便车快到他家村口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他站在路旁等着我们的到来。

由于以前视频过,当我们下车之后,他和老婆便迫不及待地拉着我们的手问好,给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犹如故人相见似的。在他们的带领下,我们朝着公路南边的一条斜坡水泥路走了约200米,他指了指在斜坡的右侧有一个红色的铁大门说这就是他们的新家,往坡上面朝前走还有人家,不过他们算是第一家。

进了大门,右手是一排红瓦农村俗称“立厦”的斜坡房,长约十二三米,隔了几个小房间,深度一丈左右。靠大门口的一间是厨房,中间说是储藏室,靠里面的一间则简单地装修了一下,里面摆着一张餐厅用的能转动的大圆桌子,说是用来专门招待亲朋好友的。而且上面摆满了干果,点心,水果,茶壶之类的东西,看来是专门为我二人准备的。院子不大,与立厦房等长,宽约六七米。

他们的主房,也就是进大门的手左则,立厦房的正北面,是一座地基有一人之高的二层小别墅,前外墙全部贴了瓷砖,有迎客松的风景墙。不绣钢栏杆,大气磅礴,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光彩夺目。

在他的陪同下我们倚栏而上来到了一楼阳台上。房屋的中间是客厅,两面是两个单独的套间,阳台左右各有一独门单间,一间厨房,还配有澡堂,一间记不清了。整个房屋呈倒着的“凹”字型,宽敞明亮。之后我们顺着楼梯踏上二楼,结构与一楼完全一样,唯独不同的一点是阳台前面用玻璃封了,而且在阳台的右侧还为自己玩K歌设计了一个小空间。不过上下两层房子里面都呈毛丕墙没有装修,说等以后有钱了再装。

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又来到了二楼的楼顶。看到的是一个用木材支起的房屋框架,上面铺着红色的浏璃瓦,说这样做的目的,一个是以防楼顶防水做得不好的话会产生渗漏,再一个就是图了个好看。也就是说相当在二楼楼顶又修了个安架房。当然这排水是通过排水槽连着管子排到下水道的。

站在楼顶举目远眺,让人觉得心胸开阔,神采奕奕。心中不由得对他产生一种敬佩之感。

说实话,在农村靠下苦能建造这样房屋的人少之又少,真不容易。听他说整个院子就目前而言,总共花了七十多万。据估计如果装修完,怎么也得个百十万。他笑着说,这就是他全部的家底。借了点不多,等新疆房屋补偿款到了不垫人的帐。说实话,最近他跟着给他修房的老板当小工,一天150元,要不是连抽烟的钱都没有。心想,既然如此,为什么当初要折腾这么大呢?南排不修,北面修一层平板加厨房最多也就花二三十万,自己也就没有这么紧张了。要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这样去做,真是一个人一个想法。当然我也没向他表明我的态度。

还未等我们走下楼梯,他老婆就站在院里叫我们下去吃饭。我们夫妻二人象亲戚一样坐在他的专用餐桌上享受着帝王般地待遇。喝的三泡台,嚼着无花果,吃着鸡大腿,品着萝卜菜。故人遇故人无话不说,有难不避。

他有一女一儿。都已成家,女儿一家目前在新疆已有房子,也有自己的儿女。基本上不用他们操心。儿子也结婚了,已有孙子两个。笑着说,儿子不听话,不攒钱。小两口以前在北京给别人打工,前段时段六万元在河北转了个饭店,凑着能买。他高调里提醒,花钱要省着,谁知人家就是不听,我行我素,欠人家的钱不知道还,反而又花了10万元买了个车,把他差点气死了。这驴日的不是个东西。听语气夫子俩说不到一块去。老婆说,现在的娃们都一样,给你不惹事还算好哩。为了不耽误他们,吃完饭我们便借口有事,在他们的陪送下搭车回家了......

由于生活所迫,办完事情。我和老婆来到西安又卖我们的牛肉饼。在此其间,时不时的在快手或微信群里可以看到我的这位钻煤矿20年的朋友给人家当小工挣钱的视频。虽然上了一把年纪,但干起活来依然那么的迈力,面带笑容,说不干不行啊,人活着总要吃饭嘛,家里啥都等着要钱哩。况且老婆在家里等我今天的工资买盐,你们说不干行吗?

在农村生活的人都知道,农民人除了种地打点粮食,靠养牛、养羊、养鸡等赚点钱外。再也没有个挣钱的门路。就象给人帮忙建房子当小工的这种活也不是天天有。对长期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面油,菜基本都是地里种的。如果对于一个刚从城市回到农村的人来说,不光油盐酱醋要钱,而且连最基本的面粉都要掏钱购买。但对打工生活在城市的人而言,只要你能吃得苦中苦,挣钱的地方多的很。既使吃了早上没下午,只要你肯出力,吃饭钱总是能挣到的。心想自己虽然卖个牛肉饼,挣不了多少钱,无非就是起得早一点罢了。也不觉得有多么辛苦的。比起给人家搬砖轻松多了。但在农村要想干点其它的副业比蹬天还难。

突然有一天接到朋友的电话说,他去河北给儿子帮了几天忙,受不了儿子儿媳的气,便一气之下回来了,正好路过西安顺便来看看我们。

听到他的电话我和妻子连忙告诉来的路线,不到十分钟他被出租车拉着到了我们在西安租住的地方。

事后在我和老婆的陪伴下,先后去过大雁塔,到过钟鼓楼,去回民街吃过羊肉泡馍,浪过兴庆公园。至于他个人的私事,我们知道他脾气不好,据估计是与儿子儿媳说不到一块,饭店生意也不咋地,堵气而归。第三天天下着毛毛细雨,留也留不住就回了老家,而且硬将住旅店的钱留了下来.......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话说回来,朋友的实力要力要比我强十倍。我在老家虽然修了房子,但是比他的房子差远了,况且人家儿子还买了车,就是借人的钱也罢,这就是实力。我则一无所有,虽然攒不了大钱,但花的钱总是有的,在生活上也就显得没有他那么紧张。

时间回到2020年9月份,他在微信上说,村上有一家人有一群羊想要卖2万元,儿子的饭店也没生意,想来想去也没个啥挣钱的门路,自己想买就是手上没钱。如果能买下,给自己好呆也能寻个职业,还能靠繁殖挣钱。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通过微信分了三次给他凑了20000元转了过去。

当天下午他就将羊买了回来,并借了邻居家的老房子从此开始了他的养羊生涯。一天24小时与羊为伍。经过他的努力。到目前为至,他的羊群已发展到了七八十只,又申请了畜牧养殖专业户,听说营业执照也办妥了,从此不但能得到国家的补助,而且也在向正规化方向发展。看着他的羊群日渐壮大,他时常在微信群里不提名的说要感谢我的帮助,是我第一个帮他走上养殖道路的。扬言要等我回家请我吃羊羔肉。还说如果我用钱的时候,提前给他说。就是不管采取怎样的方式,他不会让我为难的。为了帮他渡过难关,此后我也没有与他联系过。包括去年来石河子开饭店,我都未曾向他提钱的事情。我心里清楚他的处境比我困难,好在我有女儿女婿的帮忙。他通过老婆给我传话,想給我打个电话说一声,也不好意思说。心里老担心我提钱的事情。我也知道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说到做到,一言九鼎。他还扬言说等他挣够100万的时候,他要请我好好的旅游一回。

谁知他的这一让我等待,如今却变成了永远的空话......

23号也就是前天通过朋友得知,他出车祸遇难了。场面是那样的令人泪目。听说是送老婆浪娘家回来的路上与转弯的一垃圾车发生了碰撞,头部严重受伤,在医院里因伤势太重最终没有抢救过来,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他为之曾经奋斗过世界.......

他是带着愦憾而去;他是为了家人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却依然穿着一身陈旧的衣服而去,他是带着对朋友的失信而去。他走了,他永远的走了......

事已至此,有人会说,唉、人的一辈子白着哩,挖来挖去挖了一场空。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下了一辈子的苦,房子修的这么好,也没住上几天。眼看着养殖业刚有了起色,却背了一屁股债就这么走了。到头来好吃的没吃上,好穿的没穿上,还把自己弄的紧张兮兮的。你说人这一辈子图了个啥啊?

当老婆把这一消息告诉我的时候,说实话打死我都不会相信,心想那么一个身体强壮,阳光,充满自信的人怎么会突然走了呢?她说是出车祸了,没有抢救过来。23号的早上来,干真万确。说实话我的心里顿时象被谁抓了一把难受。一来对他的不幸遭遇表示同情,二来还惦记着自己的两万元没有着落。我抬起右手捂着胸铺,稍作平静,心想钱是个啥,这么有责任心的一个人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呢?要是我的这两万元能换回他的生命,让他活着回来,我宁愿不要,为朋友我宁可变成叫花子。但这一切的一切终将是不可能的。为此我只有保持沉默,回想起曾经的所有,眼泪扑濑濑地流了下来.......

一时间朋友圈议论纷纷。但没有一个人提起有关钱的事情。

有人说太可惜了,别看他现在虽然手上紧迫,如果要是在街道上碰见,咋吧都要叫着去吃饭,不象有些人光是嘴上的功夫。

得咧,得咧。说正事,离的近的人打听着,待事情处理完,看啥时候送亡人哩,我们在家的都联系着一块,去送送他吧......

事已至此,谁也都无法挽回都别乱插嘴了。

呜......呜......

23号的晚上,11点钟,他在新疆未曾谋面的女儿被隔离在家,又要照看两个孩子,丈夫又被隔离在厂子,无法回老看望她的父亲却通过快手联系上老婆。哭诉了一阵,说他可怜的父亲之前提过我们给他借过钱的事。表达对我们的感谢和对他父亲不幸遭遇的伤感。第二天,也就是24号又给老婆打来了视频,悔恨疫情阻断了自己不能回家送父亲最后一程,眼泪哭干了,声音也哑了,无不叫人听着心碎.....

凡是出了车祸的人,都得要等事情处理完,亡人才能入土。

24号经过村上全体村民及朋友自家兄弟还有从河北开饭店赶回家的儿子与出事方极积协调,最终以获赔74W了事,事情总算圆满解决。话说回来,逝者已去,活的还要生存,能获得这样的处理结果,亡人也算了无牵挂了。

25号,也就是今天早上送亡人的网友说他儿子让问一下,看他父亲借谁的钱来没有?好让他事后有个准备。

回族人都有一个的习俗,就是不把债务带入坟墓。既使突发身亡,活着的时候所欠的财物,在亡人被埋之前,家属都会当着大家的面问清楚并会承诺奉还的。

老家的天空下着毛毛细雨,整个天空暗淡无色,朋友的院子里早已围满了前来送亡人的亲朋好友。摆着转盘圆桌的房间里挤满的全是曾经的网友,空气异常凝重,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个个脸上都挂着泪珠都在深情地望着对面客厅里面洗亡人的阿訇,满俩,还有主事的寺管人员。细雨蒙蒙中夹杂着朋友妻子早已哭成泪人的声音。一声声叹息,一声声惋惜让人情不自禁。等一切就绪之后,随着阿訇一声大赞词的结束,亡人被抬出了房间,人们,包括朋友年迈的父母再也按奈不住被凝固了的空气,一时间哭声连成一片,是那样的凄惨和荒凉......

永别了,我的朋友!愿你一路走好,愿天堂里面没有负担也没有烦恼!

马清明

2022. 8 .25于石河子清泉新村 39号楼142房间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