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我评百科

老家的地锅鸡(老家的地锅)

  • 我评百科
  • 2022-09-23
  • 佚名

前几天母亲告诉我最近家里的地锅坏了, 到处都是窟窿。自从家里的小猫丢了以后,老鼠开始多了起来,过去还有一只小狗,我们家的小狗喜欢捉老鼠,可是那条狗已经老了,就在前年,它老的馒头都吃不下了。

就这样老鼠多了,地锅本来都是泥土做的,到处都是窟窿。那一刻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读小学其实是经常在果园里的,那时也没有注意过家里的厨房。母亲心疼我,从来不让我做饭,每次到了厨房门口,都会被母亲赶出来。

日子久了,我也就不去了。有一年冬天,大雪下的很大,家里只有我和父亲两个人。父亲一直笑着问我:“喜欢吃点什么?这么冷的天,和我说说,爹给做。”

我和往常一样:“要不然炒一盘土豆丝,然后要是有油馍就好了。”

父亲激动的不行:“行,我来吧,你看会电视,过一会儿就能吃上。”我跑去堂屋看电视去了,不过院子里的积雪很厚,一脚下去淹没了脚踝。电视里正在播放着动画片《猫与老鼠》,自己坐在那儿傻傻的看着,桌子有瓜子,我又拿着一包,然后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父亲喊我过去,我撑着伞跑了过去。厨房里,父亲正在弯腰擀面,他好像手艺不是很熟,不过依然很卖力气。自己站在那儿,不知道父亲要我干什么。

“东子,你把地锅的火加一些,锅里的开水还没有开,咱们没有茶了,多烧点开水,暖和。”我点着头直接走到了地锅前,然后坐在了小板凳上,其实柴火也不多,都是母亲捡来的树叶。父亲不停的擀面,可是他干了一会儿,还是不行。

于是父亲笑着和我说:“东子,你等一会儿,我去找你奶奶,这好长时间不干,面都弄不好了。”我也笑,知道父亲没有做过饭,此时此刻真的是见识了。父亲用毛巾擦擦手上的面粉,然后穿上他的军大衣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他回来了,奶奶也来了。她一进屋就看到了锅里的开水烧开了,赶紧让我把火熄灭了,说着自己洗洗手,开始擀面:“你们爷俩在家,也真够难为你们的了。都不会做饭,还能吃,这下好了,你去堂屋看电视吧,做好饭我喊你。”

我没有走,而是要看看奶奶的手艺,父亲笑着说:“不走就不走了,让他学着点,不要以后和我一样。”奶奶笑了,父亲笑了,我也咧开嘴笑了起来。不会做饭确实挺难看的,若不是奶奶过来,爷俩真的只能饿着肚子了。

那天奶奶给我们做了油馍,父亲烧着地锅,而我就站在奶奶旁边,她做的油馍很好,锅里都是油,奶奶小心翼翼的拿着一块擀好的油馍,然后放在锅里,那一刻和父亲说:“赶紧加火,快点。油都不热了。”

父亲听了捧起树叶就往地锅下放,一时间火苗很大,奶奶眯起了双眼,然后用勺子轻轻的拨动油锅里的油馍。油馍父亲爱吃,我也跟着他慢慢的喜欢。不过母亲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好像我们爷俩一直没有吃过。

不一会儿奶奶就做好了油馍,虽然不多,但是少说也有十来个,够我们爷俩吃上几天的了。油馍做好了,奶奶又把锅里的油全部舀出来放进了油瓶,父亲说我想吃土豆丝,奶奶笑着说等一下,她去西屋找了几个土豆,然后又拿了几棵蒜苗。

奶奶的刀法也好,不一会儿土豆丝和蒜苗就切好了,我站在那儿激动的不知所措。父亲一直笑着说:“看看,要跟你奶奶好好学学,以后想吃自己做着吃。”

奶奶开始抱怨父亲:“好了吧,你都几十岁了,也没有学会做饭,现在还好意思说东子。”

就这样我们仨在厨房里有说有笑,门外,大雪依然没有停,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大了起来,而屋子里的我们开始坐在一起吃饭。父亲把油馍切成了好几块,然后递给奶奶:“东子,以后要好好的疼奶奶,要学会孝顺,百美为善孝为先。”我点着头,大口的咬着油馍,味道好极了。

奶奶问父亲有没有红薯,父亲说还有,只是不多了。奶奶找了找,拿了几个走到地锅旁,然后小心的放在了地锅下的火堆里,我问奶奶这是干什么,奶奶笑着说:“咱们先吃饭,中午都少吃点,过一会吃烤红薯。”

那一刻我才懂得,原来奶奶懂得真多。地锅下的火堆没有用处,而奶奶正好利用它烤红薯。虽然油馍好吃,不过自己一直看着地锅那儿,不一会儿奶奶起身,走到地锅旁,然后蹲下来,用木棍来回翻滚一下,说了声:“应该是熟了。”

她老人家小心的取出,我要拿着,她不让,说是很烫的,那天父亲走过来为我剥开了红薯,自己咬了一口,可好吃了。我拿着递给奶奶,奶奶笑着说:“我不喜欢吃,一点都不喜欢。”门外的雪,不知什么时候,愈来愈大,而屋子里的我们吃的饱饱的,也暖暖的。

这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虽说地锅坏了,而我却怀念那年的油馍,为我做油馍的奶奶,烧柴火的父亲,更有那年的白雪皑皑。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