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我评百科

美团调整佣金(美团调佣真相:重新定义什么叫“佣金”)

  • 我评百科
  • 2022-09-22
  • 佚名

日前,发改委等14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政策》指出,为帮助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渡过难关,将引导外卖等互联网平台企业进一步下调餐饮业商户服务费标准,降低相关餐饮企业经营成本。

对此,外卖平台一哥美团积极回应。3月1日晚,美团在其官方微信发布公告称,要为疫情地区经营困难的中小商户纾困,并给相关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美团的政策不是面向所有商家,而是疫情地区的商家,或者中小商家,必须是经营困难的。貌似美团在搞“精准扶贫”,但实则就是个“话术”,真正意义上的“宣传雷声大、实惠雨点小”。最主要的是,美团通过文字游戏,又一次重新定义什么是“佣金”。

在美团的最新政策里,关注度最高的就是跟调佣相关的有三项,分别是:

  1. 疫情地区困难商户,佣金减半且每单1元封顶;
  2. 经营困难中小商户,佣金5%封顶;
  3. 2022年实现费率透明化全国覆盖。

光看字面意义,一众餐饮从业者不禁拍手叫好,但经历过去年调佣的老商家会告诉大家“高兴的太早了,吃到肚子里的肉美团那舍得吐出来呀!”

看似美团宣称称给困难中小商户佣金5%封顶,但实际上只有技术服务费这一项。大头的履约服务费、平台活动费等还是一分未降。在所谓的《我们要为中小商户做好这六件事》中巧妙的将佣金变成了单纯的“技术服务费”,甚至在其文章中还特地用括号内容强调两者的对应关系。

降佣≈未降,美团商家以前要百分之十几、二十的缴纳佣金,新政策出台后依旧如此。与其说是扶持商家,到不如说是面对平台经济受到越来越严格的监管和发改委降费通知的“应付”。

毕竟资本的本质是剥削,让美团把吃进去的肉“吐出来”不现实。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美团第一次应付调佣的事了。去年两会期间,发改委等28个部门便联合印发《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指出,针对中小商户反映强烈的网络平台收取高额服务费的问题,明确“引导外卖、网约车、电子商务等网络平台合理优化中小企业商户和个人利用平台经营的抽成、佣金等费用,用技术赋能促进平台内经营者降本增效”。

5月,美团迫于监管部门和舆论压力进行了一次调佣,号称“费率透明化变革”。表面上看,将过往一刀切的平台佣金,转而分离成技术服务费+履约服务费,再根据客单价及配送距离的不同向商户收取不同阶梯的费用。

但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对比新旧佣金,在新规中中小商家的佣金不但没降,反而是大幅涨了!低客单价的订单,佣金涨幅更为惊人。

以20元订单为例,在旧版佣金规则下,收取的服务费平均是21%左右。而根据新规则,这笔20元的订单需要收取1.34元的保底技术服务费,如果是配送距离5公里的订单,需要再收取5.7元的距离费用,共计需要7.04元。

如此计算,新佣金不仅没降,比原来上涨了68%。同样,30元和50元客单价的订单,在新规则下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仅近距离高单价订单的佣金发生了降低。

这就是美团,习惯对政策阳奉阴违交差家伙。至于调佣,美团的心里话或许就是,“我不要你觉得没降,我要我觉得降了”!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