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我评百科

码农是哪个行业人员的自嘲(“码农真成农”)

  • 我评百科
  • 2022-09-22
  • 佚名

来源:海报新闻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沙斯媛 济南报道

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网发布的一则报告引发广泛关注。《2020年北京市外来新生代农民工监测报告》显示,新生代农民工占比达到50.1%,男性占比高于女性。从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新生代农民工占比大幅提高。

消息一出,互联网大厂的工程师、IT行业的精英纷纷对号入座。一些程序员自嘲:“原来,我们就是‘从事信息与软件技术等IT行业的农民工'?”“不要叫我程序猿,请叫我新生代农民工”。

“新生代农民工”这个概念,是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正式提出。

后来,全国总工会将“新生代农民工”界定为——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岁以上,在异地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业户籍人口。

这次人社部的新闻,引用的是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的报告,其中提到“集中于劳动密集型行业,从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新生代农民工”。

官宣带来的“身份认同感”

很快,“码农真成农”在朋友圈引发了广泛关注,不少相关从业者表示,密集时段刷刷朋友圈总能看到,公司的同事几乎人手一转。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了解到,对于这一调侃,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淡定接受:谁还不是个辛苦的打工人呢?不少人甚至开始有了些“身份认同感”。

“我对自己的定位一直都是外省务工青年。”一位在大厂工作的程序员介绍,平时朋友们就喜欢自我调侃为“码农”,这个“农”字就很有灵魂,恰好和“新生代农民工”不谋而合了。他一边点头,一边再次肯定:“这个定性十分准确而严谨。”

“大家都在努力生活着,都是靠打磨手艺活来吃饭的一群人,都有一个大系统里渺小螺丝钉感觉。”在他们看来,农民工给人的刻板印象就是日常需要进行搬砖等重复劳动,程序员也需要进行 npm install 和照猫画虎 CRUD 等重复劳动;农民工拿起一把铲子就可以干活,程序员也是掏出双肩包里的笔记本就可以工作;农民工施工讲究模块化预制件,程序员写需求也讲究模块化套社区包 ;农民工交付工程前要做压力测试,程序员上线前也要做压力测试......

一位复旦大学的软件工程硕士对此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叫我什么,我都无所谓。不管是听起来高大上的工程师,还是接地气的农民工,对我来说就只是个称号而已,不影响我的收入,不影响我的工作,不影响我的生活。当然,在此也劝各位同行,真的不用太在意这个称号,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再次受到关注的程序员

作为常规职业,程序员在中国出现的时间不过30余年。但与此同时,这个年轻的工种也已经无处不在。只要有网络,就会有程序员。

有人说,年轻人想赚钱就学计算机吧,这是条改变生命轨迹的捷径。也有人说,这个职业裹挟着不为人知的苦,要常年保持高三自学和自律的状态,熬夜、发际线上移、社交圈窄、对未来的焦虑都在无形中给你压力——而这些也构成了程序员的刻板印象。

在全球的科技巨头里,员工年轻化是普遍现实。根据美国薪酬调查机构PayScale的数据,2018年苹果公司的员工平均年龄是31岁,Google为30岁,Facebook、linkedIn是29岁。而国内的科技公司则更加年轻,比如腾讯、华为的员工平均年龄都在二十七八岁,相当于研究生毕业两三年的阶段。

“在中国程序员工作是青春饭吗?来自一个计算机专业在读学生的害怕。”知乎上,这个问题时不时就会重回热榜,位居高位,引众人议论。针对大家关注的程序员行业生态问题,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采访了几位相关从业者,下面我们一起从程序员视角来看下他们的解读:

凯峰:程序员工作是最单纯的

凯峰今年28岁,坐标杭州,是某人工智能企业的软件开发工程师。他平时喜欢一身运动休闲装扮,夏天通常是一件套头T恤,冬天是卫衣。业余时间爱好跑步、看书、听歌、摄影、养花、做饭。社交圈子主要是工作的同事,偶尔也会和以前的同学朋友联系一下。

“我每天大约有7-8小时的睡眠时间。总体发量还行,就是平时掉头发挺严重的,每次把键盘的键帽拆下来清理时,里面全是头发。”凯峰表示虽然平时掉头发多,但好在之前的“余额”富足,实际发量还可以。

据了解,凯峰所在的公司实行的是弹性工作制,每天打卡大于10小时(或一周不少于50小时),通常周末不加班,当项目紧急或者赶时间的时候会主动加班。如果遇到暴雨或台风天气,公司会要求职工在家办公。

“我一毕业就来到这家公司,这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份工作。想当初,作为刚毕业的应届生,呈现在我们眼前的项目包含了当下最流行的人工智能、云原生、大数据等技术,一切都是听上去那么耳熟,但是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还好,周围很多之前在外企或海外待过的大佬,他们都比较open一些。对于leader,我们可以直接称呼其姓名,有什么不懂或者不会的地方,都可以直接向他们请教,他们也都会耐心解答。”

如今,工作两年有余的凯峰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蹑手蹑脚的新人了,在平时工作和开发过程中也更加积极主动。聊起自己的工作,言语之间,也满是期待与热爱。“程序员这个工作是最单纯的,因为和代码打交道是最简单的、最客观的,代码的运行结果从不会骗人。而程序员工作也给更多人公平的机会,它不看每个人的家庭出身和背景,只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就可以获得自己应有的回报。”凯峰直言,工作中最开心、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就是自己写的代码上线,并且一切运行正常的时候。

谈到行业焦虑问题,凯峰认为“大龄”不是关键,关键是技术视野、框架理念能不能与年龄相匹配。凯峰介绍,他的leader是一位系统架构师,今年40岁了,平时除了做一些顶层的系统设计外,能自己写代码也尽量自己写代码。“国外很多程序员在五六十岁还在写代码。对于年龄大的程序员在写代码的时候,更稳重一些,考虑的事情更全面一些,代码质量就越高。同时他们对于技术的理解能力也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有了更高层次的抽象。”凯峰解释道。

林胜:第一次完成制作的快乐是最难忘的

林胜今年31岁,坐标济南,是某国企单位的网络安全工程师,原web前端开发程序员,平时穿搭以简单宽松实用为主,业余时间爱好健身、踢球、跑步,社交圈很小。

在他看来,目前的工作强度中等偏上,有时加班。经过这些年的历练,他从入职时的前端开发到前两年的后端开发,再到现在的网络安全维护,涉猎领域较广。正如他所言:“有望成为一名德智体美劳多方面发展的全栈工程师。”

如今的林胜,已经从入职时候一个懵懂的状态慢慢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处理起工作事宜更淡定稳重了些。他对自己目前的工作很满意,“工作很稳定,同事关系非常融洽,上班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至于不好的地方还真没有想到什么,没有互联网大厂工资高算么?”林胜笑称。

林胜印象最深刻的是刚入职的时候,领导布置了一个大型专题《回家》的开发,当时刚毕业入职,就负责了一个大制作,感觉身负重担。为确保项目的顺利完成,他不断跟编辑、美编沟通,为实现效果熬夜到两三点。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圆满完成任务。经过那一次的历练,林胜感觉自己从一个刚入行的前端小白提升了好几个段位。时至今日,林胜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每个环节、每一处反复敲定的细节,“虽然后来也开发过很多更高级更复杂的前端程序,但第一次是最难忘的一次。”

周磊:我就是“搬砖”的

周磊今年29岁,坐标深圳,某一线互联网公司,年薪44万。作为一位自动驾驶系统开发工程师,周磊正亲身体验着10-10-5(每天早上10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周末双休)的互联网生活。

据周磊介绍,他平时社交较少,业余时间爱好跑步。自从开始工作后,身体和睡眠状况都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唯一有明显感受的是日渐后移的发际线。

聊起工作,周磊直言他入职新公司的时间比较短,目前最直观的感受是工作环境好,周围年轻人多,比较有朝气。“但是工作确实比较忙,有时候会有些内卷”,据周磊介绍,互联网公司确实会累一些。当然,从另一方面看,压力即是动力,“主要就是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多学习,希望可以不断提升自我”。压力大时,周磊会逛逛公司内网论坛,“里面的帖子比较有意思,不仅有各种话题的讨论,也有一些有趣的相亲贴”,可以一边学习交流专业知识,一边放松下身心。

目前,互联网已经渗透到各个行业,优秀技术人才缺口还很大,阿里、京东、百度、美团等知名互联网公司背后都有强大的技术团队在支撑,只要具备足够的能力,机会处处都有。“我一直和别人说自己是搬砖的,为祖国建设增砖添瓦。”关于工作、关于未来,周磊表示要通过自己的奋斗和坚守,为祖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

小天:我要编到看不清屏幕的那天

小天是一名34岁的外企研发人员,坐标济南,年薪25万,干着“早8晚5”、周末双休的工作。他平时的穿搭较为随意,格子衫和运动装占压倒性领优势。说起格子衫,小天也有一肚子的苦水:“我觉得主要是另一半品味原因,不然也不会总给我买格子衫。我想穿别的也没有啊!再说,我们这年轻的程序员才穿格子衫,年纪大的都穿背心了!”

被认为是程序员“标配” 的格子衫

小天业余时间爱好乒乓、散步、遛娃。社交圈较小,主要围绕同事、前同事和球友。 小天头发浓密,体质一般,因为久坐时常腰酸背痛,夜里容易失眠,喜欢深夜独处。

说起年龄焦虑和AI替代人工的问题,小天表示焦虑多少会有,但年龄也不是关键问题,“组内都有60多岁的人和我干同样的工作”。

过去,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谈到了“自动编写自己”的软件。有些人认为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可能会让软件工程师们集体失业。对此,小天表示,人工智能确实会代替一些简单重复性工作,但是任何程序都离不开人。在这一方面,凯峰也持有相同观点。据凯峰介绍,编程语言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有代码去生成代码的过程。平时他们也会写一些工具去生成一些脚手架代码,去节省纯人力的工作。“现在无代码编程也变得开始流行。至于用人工智能去写代码这个是不太容易实现的,因为这个得需要大量相同逻辑的代码数据去进行训练,才可能会获得一个逻辑的模型。如果需求变更导致逻辑变更,变得更加复杂,这个模型可能就不管用了。”在凯峰看来,即使让人工智能实现自己编码也只能是一些比较低级的代码,最核心、最关键的落脚点还需是人本身。

林胜表示,能被人工智能淘汰的可能是基础不牢固,非科班出身,经过几个月培训班培训出来的程序员。但对于业务能力强的程序员来说,还是有很多方向是人工智能无法替代的。所以,保持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技能、见识,紧跟技术更新迭代的步伐,跟上时代,所谓的“青春饭”是可以吃到退休的。

“这辈子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本身就已经很成功了。”

“我要编到看不清屏幕的那天。”

小天说。

(文中采访对象皆为化名)

责编:马洪震

审核:冯世娟

本文来自【海报新闻】,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