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我评百科

今年车市有多冷(2022中国车市:这个春天有点冷)

  • 我评百科
  • 2022-09-22
  • 佚名

原创 文 | 知行 镜面

停产与复产的纠缠,长春与上海的牵绊,国内车企在这个有点冷的2022年春天正经历着魔幻的现实。

01

整车停了

疫情再来袭。汽车行业阴云笼罩。

3月,乍暖还寒。长春疫情爆发,身处疫情漩涡的一汽集团随即宣布停产,这一天是3月13日,停产的是长春五大整车工厂,涉及到奥迪、大众、丰田红旗等多个品牌,停产时间为3月13日-3月16日。然而,疫情的加重打乱了复产计划,停产从3月16日一直延续到了4月14日,一汽旗下各大企业才正式解封复产。

不料,另一汽车重镇也随后“陷落”。3月中旬,上海爆发疫情,至月底,进入高发期,上海的汽车企业相继作出停工停产的决定。

3月28日,位于上海临港自贸区的特斯拉工厂宣布停产。原计划停工4天,不过因疫情持续爆发,4月2日复产计划被取消。特斯拉CEO马斯克在4月2日难过地说:“由于供应链中断和中国的疫情政策,这是一个异常艰难的季度。”

3月31日,上汽大众宣布上海工厂“部分关闭”,据因是由于疫情期间零部件采购困难。此前,上汽大众上海工厂已在3月14-15日和3月21-22日两次闭环隔离管控。据上汽大众内部人士称,“部分关闭”期间,安亭生产基地按计划开展设备维修、工厂改造等项目。

同期,上汽通用则采用工人驻厂、封闭生产的方式维持工厂低速运行。不过,随着疫情向长三角地区蔓延,物流受阻,所需零部件无法得到及时补充。

上汽乘用车准备相对充分一些,该公司负责人表示,“为了确保零部件不断供,此前公司已经成立了保供小组,来紧急抢运关键零部件。”

4月的上海,已是花开满地,但疫情却不离不弃,这样的状况更令人焦虑。原本计划于4月初复工的上汽集团、特斯拉等车企均未能如愿。

形势越发严峻。非上海地区的车企也因疫情向长三角地区的蔓延而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4月9日,蔚来汽车宣布整车生产暂停,用户车辆延迟交付。蔚来CEO李斌表示,“受疫情影响,3月中旬蔚来有些零部件就断供了,靠着一些零部件库存勉强维持。而上海疫情向周边蔓延,让很多合作伙伴供不了货,只能暂停生产。”

长城汽车也扛不住了。4月13日,长城汽车发布公告称,因上海、江苏、吉林等多地疫情,坦克300车型共涉及8家供应商伙伴停工、停运,受此影响坦克300车型即日起暂停生产。

雪崩之下,无人能幸免。

上海疫情也波及到了武汉、广州两地。有消息称,东风汽车旗下多家企业也按下了“暂停键”,包括东风本田神龙汽车、东风日产(襄阳工厂)等。而广汽集团旗下广汽丰田、广菲克等也暂停了生产。而从广汽传祺内部得到的消息是,受芯片短缺、疫情影响不得不减产,多款热销车型销售终端出现货源短缺,“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期待疫情赶快过去。”

此外,因上海疫情影响致零部件无法采购,三菱汽车日本本土冈崎工厂于4月11-15日停产。马自达则在4月12日发布消息称,其位于日本本土的两座工厂不得不于4月14-15日停产。另外,本田汽车宣布本月减产3成,日产汽车则推迟了一款新车发布。

“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五月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小鹏汽车CEO何小鹏说。

对此,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智能汽车BU CEO余承东也表示赞同,他说,“如果上海不能复工复产,5月之后所有科技、工艺产业涉及上海供应链的,都会全面停产,尤其汽车产业。”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02

零部件也断了

有大佬说:“我们低估了疫情的长度。”

低估,也就意味着准备不足。在接触到的车企中,普遍反映存在着零部件库存深度不够的现实问题。

这不得不提及车企对精益生产方式的追捧,尤其是耳熟能详的“看板”管理,简直就是零库存管理的天花板。其实,精益生产的理念来自于丰田,那一句“拧干毛巾的最后一滴水”是其精髓所在,杜绝浪费,减少库存甚至零库存。

不过,当前汽车企业不会去追求绝对的零库存,而是采用的是取库存动态平衡,即将库存维持在一个正常的水平,相对来说,整车库存系数保持在1-1.5为正常,这就需要车企为整车生产做好配件准备和管理。

但低估了疫情的“长度”,让原本游刃有余的库存成为了扼住喉咙的的那只手。恰恰,这次疫情的重灾地又是零部件配套企业集中的两大区域:长春、上海。作为中国汽车的两大重镇,除了体量庞大的整车企业以外,两地还有数量庞大的零部件配套企业。

相比长春地区,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更是零部件企业的集中地。从全球前十的零部件供应商博世、大陆、安波福、采埃孚、延锋伟世通,到芯片制造商飞思卡尔、得仪,再到座椅、轮胎、线束、塑胶、玻璃等零部件、原材料供应商,供应链企业几乎覆盖汽车零部件生产全部环节,关系到了国内几乎所有车企的生产。

而疫情,阻断了零部件企业的正常生产和物流运输。3月29日,位于上海的中国汽车市场最大的线束供应商安波福要求部分员工居家办公,另外,该公司还安排了1800多名员工入厂闭环生产,但产能也仅达到闭环前的80%。据悉,安波福的合作伙伴包括了特斯拉、上汽集团、丰田、一汽-大众等众多车企,波及面之广可想而知。

4月14日,博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为了遵守当地疫情防控规定,该公司位于上海的一家生产家用热水系统的工厂以及吉林一家汽车零部件工厂已暂停生产。与此同时,博世在上海和江苏太仓的汽车零部件工厂也采用了闭环运营模式维持生产。博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表示,“我们已尽一切努力维护供应链,尽可能满足客户的需求。”

不可否认,零部件与汽车生产息息相关、环环相扣。汽车产业链条较长,从整车厂到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甚至到四级、五级供应商环环相扣,中间少一个环节都会导致生产停滞。蔚来CEO李斌说,“一辆车差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而当他宣布蔚来不得不停产时,言语中透着无奈。实际上,蔚来汽车还是对疫情判断不足。

而按照目前的疫情态势,长三角地区的供应链仍存在较大的波动,这也将影响到国内更多车企。“由于汽车产业链长,协同要求高,核心零部件生产和物流基地的停产辐射范围更广,如果(企业停工)延续时间长,汽车部件的次生灾害损失巨大。”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说。

03

损失不小

每年的3月,紧邻4月车展,本该是车市的增量期,但疫情的蔓延,让这一应该达成的增长变成了负数。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3月乘用车生产量为182.3万辆,同比下降0.3%;厂商批发销量为181.4万辆,同比下降1.6%。

身处疫情重灾区的车企降幅明显,一汽-大众3月份产量下滑45.8%,一汽轿车产量下滑59%,一汽解放66%,可谓惨烈。

另一疫情重灾区的上海车企也受到了较大影响。根据公布的数据,上汽集团3月整车共计产量41.97万辆,较上年同期的49.92万辆下降了约16%。其中,除上汽大众3月产量微跌外,上汽通用产量则下滑31.3%,上汽大通同比下滑34%。

此外,其他非疫情高发地区的车企也受到了影响。北京奔驰下滑30.7%,华晨宝马下滑51%。毫无疑问,上述绝大多数车企在3月疫情中均损失惨重。

4月,上海按下“暂停键”。雪上加霜。

特斯拉3月28日宣布停产,至今半月有余。据测算,特斯拉单日产能约为2000辆,停产期减产将达到4万辆,预估损失营收超过120亿元。

上汽集团更是首当其冲。上汽集团自3月底停产(含闭环生产)以来,预计产量减少约20万辆左右,估营收损失超过两百多亿元。据消息人士透露,其中仅安亭一厂就下降了近四成的产能,“该厂闭环期间每天生产约200辆,而闭环前每天能生产320余辆。”

上汽通用、上汽乘用车虽然提前做了应对,并采取闭环生产,但一直处于低速生产状态,而随着零部件备件的消耗,产量也将一减再减。

“4月中旬开始,部分企业就已经开始因上海等封闭(管理),导致供应链断供停产了。如此持续下去,产业经济损失、代价将会很大。”余承东在社交平台上称。

上海疫情到底会延续到何时,谁也不敢断言。尽管上下齐心协力推动复工复产,但不确定因素还是很多,“暂停”仍会随时到来。目前江浙一带疫情反复,令当地采取严厉的封控措施,导致零部件供应时断时续。

实际上,3、4月疫情的爆发已经对中国汽车产业造成实质性的影响,长春、上海的整车企业以及配套零部件企业的损失将是天文数字。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此进行了测算,他说,“长春、上海等地的疫情,预计会给国内汽车行业的带来20%的减产损失。”

04

复产有望

疫情未去,复工复产已开始启动。

在疫情和经济中做选择题,单选,还是双选,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

但必须得迈出这一步。

4月11日,国务院发布《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切实做好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的通知》,要求要全力畅通交通运输通道。这是迈出的第一步。

同日,“汽车产业链供应链畅通协调平台”正式上线,将征集全国车企和供应链企业当前面临的实际困难,了解复工复产、物流运输方面的问题,以及时协调解决。

也是在同一天,一汽集团开始启动复产准备工作。4月14日,一汽红旗蔚山工厂总装三线实现单班复产。随后,大众、奥迪、丰田等合资公司也将陆续开工生产。在此之前,首批47家零部件企业已有序复工。

4月15日,工信部发文称,近日将与上海市有关部门一道,全力做好医疗物资供应保障,推动重点工业企业稳定生产和复工复产,保障产业链供应链运转顺畅。

同时,工信部派驻上海前方工作组也深入产业链龙头企业,通过点对点、一对一、短平快的方式,及时协调解决关键原材料库存告警等影响稳定生产的急迫问题。这是第二步。

上海开始行动。

666家复工白名单出炉,上汽集团、特斯拉及一大批汽车零部件企业赫然在列。

在此之前,上汽集团已于4月15日发文,宣布将于18日起开始进行复工复产压力测试。上汽大众内部人士表示,这是为真正复产做最后的准备,“距离真正复产尚需时日,我们都在期盼着呢”。不过,他认为即使复工复产,但汽车产业链能否同步跟进也是难点,“希望能够有序地逐步推进复工复产”。

而此前被传将停产至5月的特斯拉也在白名单之中,特斯拉有望于4月18日恢复上海工厂的生产。据消息人士透露,特斯拉复产将从单班开始,并逐步增加产量。不过,复产计划还将动态跟踪疫情发展情况,“恢复计划仍可能发生变化。”

其实,车企最担心的还是整个产业链的同步状态,按照当前疫情的防控措施,很容易形成“按下葫芦起了瓢”的局面。上海的“定向复产”并不一定适合江浙地区,而遍布长三角地区的汽车供应链企业依旧在受到疫情反复的困扰。

到底能不能在疫情高位运行的状况下实现高质量的复产,何小鹏还是有些“期待”的。他在他的“5月停产”一段之后,再另起一行,又敲下了一段字,“好消息是目前部分部委和主管部门正在尽全力协调,并期望更多政府和主管部门们的支持和共同努力。”

希望,有更多的好消息传来。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